首页 > 有声有色 > 网上展厅 > 纸无止境——非物质文化遗产纸艺类项目作品特展

纸无止境——非物质文化遗产纸艺类项目作品特展

发布时间:2021/8/2 14:19:09

  “China”除了翻译为“中国”,也可译作“瓷器”。所以在很多国人的“常识”里认为,瓷器是体现中华文化与国力的最佳代表。但其实除了瓷器,“造纸术”也是中国古代科技为世界做出巨大贡献的“典范”。伴随着“丝绸之路”的开辟,纸制品在西域以及更远的地方出现(如:经过考古在楼兰遗迹已出土了公元二世纪的古纸),所以很多中西方的学者都认为造纸术的西传为欧洲及中亚带来了一次巨大的变革。

  而后,又经过上千年中国人对“纸”的剪、刻、撕、折、雕、印、描摹等技法的不断探索与推陈出新,创造了一个个独一无二、色彩缤纷的“纸艺”王国,并向世界展示与传达了中华民族对人、对物、对自然的内心图景与无限礼赞。

  由此可见在我们的“常识”中,“纸”对世界文明的贡献和影响被低估了。加之当今“纸质书”会不会消亡的全球性辩论也已经持续了多年,如果我们都实现“因特网”作为生活常态,那“纸”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所以策划“纸无止境——非物质文化遗产纸艺类项目作品特展”的用意正是基于此。关注如何通过对“纸”的物理与概念的打破、重构、注入,从而建立更强大的艺术生命力,相信每个观者心里都会有自己的答案。

  快速链接:上海剪纸  朵云轩木版水印技艺  当代纸艺展区


  上海剪纸

  上海剪纸是上海市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上海剪纸代表人物之一林曦明另辟蹊径,将各种绘画元素融入剪纸之中。秀美和壮美是林曦明剪纸艺术的两种风格。他出生于江南水乡,那里不仅山清水秀,而且剪纸也似田歌、山歌、采茶歌那样细腻温婉,这是林曦明剪纸的本土格调。但当他看到了西北剪纸后,更为那具有信天游般、质朴而粗犷的剪纸所倾倒。他后来的剪纸更多追求的是这种豪放朴实的风格,比如形象的概括、留红的粗阔、边缘的剪痕刀味等,都和江南本土的剪纸风格拉开了距离。应该说,林曦明的剪纸艺术基本代表了五六十年代民间美术的发展新水平,他将传统的具有民俗程式的剪纸,变革为一种可以表现现实生活、体现时代精神的新剪纸。

  上海剪纸

  在开放性城市文化影响下,上海剪纸形成了集南北之长的“海派”特色,豪放而不粗糙,细腻而不呆板,注重形式美,充满生活气息,在全国各种剪纸中占有独特的地位。

  展出作品:林曦明《漓江之夏》  

  余杭纸伞制作技艺

  在余杭的制伞艺人中,流传着一个传说,说这制伞的技艺是鲁班的妹妹传下来的。鲁班是木匠祖师爷,他有一个妹妹,从小带在身边。一天,鲁班在余杭造凉亭,他在妹妹面前炫耀,自己手巧,会造凉亭为人们遮风挡雨。他妹妹笑了说:“凉亭是不会动的,碰到下雨天,行人只能躲在凉亭里,只有造出能动的亭子,那才真正能让行人免受风雨之苦了。”鲁班一听,当即便和妹妹打赌,把造移动凉亭的任务交给她。他妹妹很要强,答应三个月后造出这移动的亭子来。

  三个月后,鲁班的妹妹叫来了鲁班,拿出了一把圆柱形的东西。鲁班看了半天也看不出名堂。此时,他妹妹轻轻地一撑,把那圆柱体打开了,遮在头顶踏起了方步,边走边说:“你看,这不是会移动的亭子吗?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雨伞,可遮风挡雨”。鲁班接过雨伞,连声赞好。消息传开后,大家都赶了过来,当场有人要订购雨伞。鲁班的妹妹做也来不及,便把这制作工艺传给了当地的百姓。从此,余杭一带便有了纸伞制作。

  余杭纸伞制作技艺

  余杭纸伞制作技艺现在是浙江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余杭纸伞选料优良,需用竹、桃花纸、柿漆、桐油、发线、木料等材料。其制作工艺极为复杂,至少要经过70多道工序。从大项来分,主要有制伞骨、糊伞两大工艺。制伞骨先将毛竹根据雨伞的规格锯成长短不一的竹筒,一个竹筒再经几十道工艺后才能制成一把伞的伞架。伞架制好之后,接下去就是糊伞。糊伞也有几十道工序,将上过漆的桃花纸糊在伞架上,钉上铆头。再装上用余杭苦竹制成的伞柄,就算完成了。

  展出作品:刘有泉《纸伞作品》  

  撕纸

  撕纸是上海市的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撕纸,顾名思义就是以撕代剪,通过手撕、折叠、粘贴而形成的具有广泛群众性的一种工艺美术品种,是由中国传统的民间剪纸派生出来的,都属于民间剪纸范畴,是剪纸同源分流的艺术形式。撕纸有着鲜明的艺术个性,以手指代刀、即兴创作,其灵活的创作过程很容易体现作者的风格。

  撕纸

  撕纸在我国流传广泛,它不仅是美与智慧的象征,而且将各地区流传在民间的传说、神话中的人物、图像描绘出来,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家,撕纸代表人物胡立德将其具有江南风格的撕纸艺术带到上海,并传授给长宁区新泾镇的民间撕纸艺人华兴富,至今已有40多年。他们信手将原纸张上的色彩与作品揉合,巧妙设计,即兴发挥,徒手运用撕、挖、抠、摘、镂、剜、折、叠、拼、贴等手法制作出花鸟树木、历史典故、现代题材、文字、人像、生肖、窗花、吉祥神等撕纸作品。作品注重“画外功夫”,独具匠心、自辟蹊径,形成粗犷、天真、率性的艺术个性,透露出一种原始古朴,浑厚苍老的韵味。

  展出作品:华兴富《老上海撕说老上海》  

  金坛刻纸

  金坛刻纸是江苏省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金坛刻纸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清时期。那时,金坛民间为了驱鬼祛邪、祈福吉祥,逢年过节家家户户会贴挂一种带有镂空图纹或象形字纹的纸,一般贴挂在门楣、梁沿、船头舱尾、篷架、神龛等处的边沿,颜色多为大红,偶有黄、绿。这种被称为门笺、喜笺或是花笺的镂空纸,便是金坛刻纸的雏形。

  旧时金坛的灯笼、龙灯和纸扎等行业很红火,扎好的灯笼常会糊上刻镂的纸质图案做装饰。到了清末民初,这种纸质装饰逐渐从灯笼蔓延到鞋花、窗花、喜娃、寿星、八仙、钟馗和花鸟虫鱼等。当时金坛民间剪刻纸的原生渠道大致分成两条:一是自发性的,多为自制、自娱、自乐的鞋花和窗花等,一般自用或送给亲朋,剪制者以手巧的妇女居多;二是作坊式的,由艺人批量制作出售并以此为营生,最盛时,金坛城乡曾有剪刻、裱贴、纸扎业作坊和店铺30多家,并都有若干刻师和学徒。

  金坛刻纸

  多年来,金坛刻纸作品频频入选国内外重大展览并获奖,仅中国美术馆收藏的就有二十余幅,为金坛刻纸,同时也为中国民间艺术赢得崇高的声誉。

  金坛民间刻纸已积累了600多个品种,其作品数以万计,在国内外展览、比赛中入选、获奖和在各种报刊上公开发表以及被国内外美术馆收藏的刻纸作品逾千件。金坛刻纸艺人多次应邀赴国外和港澳台进行现场表演,并被当新闻媒体宣传介绍,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同时,金坛刻纸在促进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体现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艺术智慧,增进海内外文化交流等方面,也发挥着特殊的价值和作用。海内外媒体纷纷关注金坛刻纸,盛赞“千姿百态人堪颂,皆是金坛神手来”。

  展出作品:杨兆群《鹊桥会》、《梁祝化蝶》  

  朵云轩木版水印技艺

  朵云轩木版水印技艺是上海市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镂象于木,印之素纸”的传统木版水印技艺源于中国古老的雕版印刷术,是中国古代文明和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早在唐代,木版水印技艺就已经相当成熟,从流传于世的中国唐代咸通九年(868年)雕版印制的《金刚般若经》插图扉页来看,无论刻版还是印制都已有相当的水平。宋元以来,用木版水印作书籍插图,极为流行,到了明代更盛极一时。特别是到了明末,“饾版”和“拱花”等复杂的套版叠印工艺被广泛采用,木版水印在工艺上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一技法随后在民间广为流传,用以印制谱笺小品和民间年画等美术品,成为中国特有的复制传统绘画的印刷技艺。今日的木版水印传承了这一古老的技艺,因此就有中国印刷史的“活化石”之称。

  朵云轩木版水印技艺

  朵云轩自1900年创立之日起,就传承了木版水印这一传统技艺。历经百余年的研究、制作和拓展,朵云轩木版水印已经发展成为一门综合了绘画、雕刻和印刷的再创造艺术。在江南温暖湿润的地理气候环境中,受“海派文化”的滋养,重格调、重笔墨、重韵味,形成了作品用料考究,精致、典雅、秀润的风格特征,与荣宝斋木版水印形成了中国木版水印“南朵北荣”两大流派。朵云轩的木版水印作品绢本细腻秀雅,纸本古逸苍润。

  朵云轩惟妙惟肖、几可乱真的木版水印作品,为人们学习、欣赏和收藏各朝各代的佳作提供了机会,起到了其他印刷品所不可替代的表达和流传作用,有着其特有的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朵云轩木版水印传承的不仅仅是一种传统技艺,而且还是一种优秀文化,一种文明。

  展出作品:郑名川《木版水印作品》  

  碑刻传拓与拓片装裱技艺

  碑刻传拓与拓片装裱技艺是上海市的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碑刻传拓艺术源远流长,肇始于西汉,唐代已呈现异彩纷呈的局面。明末清初,由于书法的成熟与普及,刻帖之风大振,达到鼎盛。碑刻传拓所使用的材料和工具如手工纸、石材、棕刷、羊毛刷、毛笔、粘结剂,均采用纯天然材料;制作精良的拓本,需墨色均匀,字口清晰,笔锋清楚,色不透纸背;裱工精致的拓本,必定开本尺寸适宜、版面整洁、赏心悦目。从古至今记载该工艺的文字甚少,历来学艺全凭手手相传及习者的悟性,历代名家的“拿手活”和“绝活”以此方式代代相传。

  展出作品:张品芳《丧乱帖》  

  桃花坞木版年画

  桃花坞木版年画是江苏省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江南地区的民间木版年画,因曾集中在苏州城内桃花坞一带生产而得名。桃花坞木版年画的表现形式有神像画、门神画、门房画、屏条、斗方、灯画等。桃花坞木版年画通常以头大身宽的人物为主,色彩以红、黄、蓝、绿、紫、淡墨等色为基调进行组合,给人一种对比强烈鲜明、欢乐明快的视觉感受。

  桃花坞年画源于雕版印刷工艺,由绣像图演变而来,在印刷上兼用人工着色和彩色套版,构图对称、丰满,色彩绚丽,常以紫红色为主调表现欢乐气氛,基本全用套色制作,刻工、色彩和造型具有精细秀雅的江南地区民间艺术风格,主要表现吉祥喜庆、民俗生活、戏文故事、花鸟蔬果和驱鬼避邪等中国民间传统审美内容。

  桃花坞木版年画

  桃花坞木版年画的制作流程可归纳为创作(画)、刻版(刻)、印刷(印)三道工序。

  在画稿完成后,刻工将画稿粘贴在梨木板上,称"上样",一般将画稿分成线版和套色版若干块。然后刻工运用拳刀,根据画稿上的线、点、块,先后采用发、村、挑、复、剔等技法刻作,以使线条流畅,图稿不走样。

  桃花坞年画是一版一色,分版水色套印的,印刷时先印墨线版,然后根据画稿的色泽再分版套色。年画通常用色为红、绿、黄、桃红、紫和淡墨等五六套色,虽然套色版用色不同,印刷时都是均匀平刷,不分浓淡,但可用"环色",即两种套色重叠造成复色,可丰富色彩的变化。

  在印刷过程中,印工则采用"模版"技法,使墨线版和套色版准确无误,以确保印刷的作品与原作不失真。最后进行装裱,一幅年画才算完工。

  展出作品:王祖德乔麦《桃花坞木版年画》  

  撕纸书法

  撕纸书法是安徽省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任意一张纸事先不用笔写,徒手就直接撕成了书法作品,单个字可大到数百乃至上千平方米,气势恢弘、粗犷豪放,亦可小到不到一平方厘米,细微有法、精巧雅致。撕纸书法作品不仅要巧妙地把握纸的特有属性,更需彰显毛笔书法的韵致,作品经装裱后与篆刻和毛笔书法作品相比,既拓展了纸的艺术创作空间,又丰富了书法艺术的创作内涵。

  展出作品:蒋劲华《登鹳雀楼》、《苔》  

  金陵刻经印刷技艺

  金陵刻经印刷技艺是江苏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自先秦以来,就有将文字刻石,以拓印流通之法。然石材于取料转运、雕刻修改,多有不便,遂逐渐以木版代之。至此,雕版印刷之术正式成为隋唐以后,中国文化承载传播之主流。据史料可知,中国雕版印刷术当起始于公元7世纪之民间,用于印刷佛教经像。唐玄奘法师(600-664)就曾用回锋纸印制普贤圣像,施于四众。而现存标有纪年之雕版印刷最早实物,即藏于英国伦敦博物馆之公元868年王玠为二亲敬造普施之《金刚经》。

  公元1041-1048年,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活字印刷术”的创始人毕升在总结了前代雕版印刷的经验基础上,经过反复钻研试验,制作出了以胶泥为原料的泥活字。活字印刷术的发明,是印刷史上的一次划时代革命,为推动世界文明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由于用泥烧制的活字很容易破损,后来还是以木头作为原料刻制活字,但由于种种原因,活字印刷术并没有在中国得到广泛普及,书籍仍以雕版印刷为主。

  15世纪中叶,德国谷腾堡改良木活字印刷术后,正式掀开了西方近代印刷术的篇章。19世纪初,西方近代印刷术与印刷油墨同时传入中国。公元1843年,英国传教士麦都思在上海创办墨海书馆,标志着现代铅活字印刷术正式进入中国。在此后短短的几十年里,中国传统的雕版印刷术,急剧衰退,濒临灭绝。

  公元1866年,杨仁山居士住持刻印的《净土四经》既标志着金陵刻经处的创立,也标志着金陵刻经印刷技艺在金陵刻经处传承使用的肇始。

  1980年刻经处得到完全恢复,面貌一新。1981年恢复刻经流通业务,古老的雕版印刷(木刻水印、线装函套等)工艺也得以恢复,还添置了先进的现代化印刷设备,以满足全球信众施资印赠佛教书籍的需要,继续为佛教界和知识界提供木刻版佛经,使金陵刻经处至21世纪仍为世界范围内的汉文木刻佛经出版中心,深受国内外佛教界的赞赏。

  金陵刻经印刷技艺

  金陵刻经印刷技艺刻印流通的经书,刻印精工考究,所刻经书多为小方册线装本,其版式上下天地头的宽度以及中缝齐线,均有一定规格。用金陵刻经印刷技艺刻印的经书,选本精严,内容纯正,校勘严谨,版式疏朗,字大悦目,刻印考究,纸墨精良。将中国传统雕版印刷技艺同佛教文化与佛教艺术结合起来,形成了宗教性、艺术性、文物性兼具,独树一帜的刻印风格。

  金陵刻经印刷技艺的刻本统一开本,为每筒页20行、每行20字、用老宋字体,成书长25厘米,宽16厘米,内页天头6厘米,地脚2-2.5厘米。金陵刻经印刷技艺刻印本不仅不是简单的翻刻,而且还统一加句读、分段落,以便于读者理解。

  展出作品:马萌青《金陵刻经》  




  潍坊风筝制作技艺

  潍坊风筝制作技艺是山东省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潍坊风筝的源头可以追溯到鲁国大思想家墨翟制作第一只“木鸢”,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但真正开始兴盛,走向民间却是在明代。到清朝中叶,潍坊开始出现专门从事风筝制作的民间艺人。相传有位姓陈的哑巴艺人扎得风筝新颖好看,放得又高又稳,远近闻名。这时,清明节前后竞放风筝也成了当地的踏春风俗。

  曾做过七年潍县县令的大诗人兼书画家郑板桥曾写过这样的诗来怀念潍坊:“纸花如雪满天飞,娇女秋千打四围,五色罗裙风摆动,好将蝴蝶斗春归”,把潍坊的风筝特点和放风筝的风俗描写的淋漓尽致。

  到近代,潍坊成了国内外闻名的风筝产地和市场。而新中国建立后,潍坊风筝作为潍坊市的象征,更加受到当地人民的珍爱和重视。从1984年起,潍坊市连续成功地举办了国际风筝节。1988年,潍坊市被国内外风筝界选为“世界风筝之都”。

  潍坊风筝制作技艺

  潍坊风筝的独特个性是通过“扎、绘、糊、放”的四艺来具体表现的。

  

  潍坊风筝的骨架一般用竹材扎成,扎骨架的工序有:选竹材、破竹材、削竹条、修竹条、弯竹条、扎结竹条等。风筝架子多种多样,扎法各有千秋,一般说掌握了硬翅风筝、软翅风筝和拍子风筝架子的基本扎法后,就可以自由变化,扎制各种风筝了。

  

  糊风筝用纸,用矾绢,用薄绸等,可依风筝形式确定。糊风筝时,先比着架子剪纸,纸比架子大些,边缘部分剪开一些口子,在边缘涂浆糊后,依次把剪开的边缘糊在纸条上。

  

  风筝的绘画构图与设色最能体现地方特色。潍坊风筝的画,一部分是专业画家画的,一部分是民间艺人画的。专业画家一般绘人物和历史故事,其特点构图严谨,线条流畅、画面清新、色调雅致,如潍坊工美城派风筝的工笔绘画风格便是专业画家绘画的代表。

  

  放风筝的工具有线、绕线工具和供游戏用的各种附加物。如果放大风筝,则要用“线拐子”,放更大的要用“绞车”。

  展出作品:杨红卫《风筝》  

  

  金山农民画

  金山农民画是上海市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金山农民画源自古老的江南地区民间艺术,创作者在其中描摹和寄托了对江南水乡风土人情的观察和体验,通过融合刺绣、剪纸、蓝印花布、灶头壁画、雕塑、漆绘等民间艺术表现手法,运用大胆的艺术夸张和强烈的色彩反差,以拙胜巧。在国内外很多专业人士看来,金山农民画看似土气,其实包含着很多“前卫的东西”,正由于这样的原因,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金山农民画就在国内外广泛受邀展出。

  金山农民画

  金山农民画题材取材于农村现实生活的片断,具有强烈的地域特色和民俗特点,能感觉到画面中有充满着真挚的感情和画家对生活的主观感受。这些强烈的生活气息是通过夸张、随意的造型和艳丽、强烈的色彩表现出来的,由此形成富有江南乡土情韵的现代民间绘画。

  展出作品:怀明富《金山农民画作品》  

  当代纸艺展区

  如今在中国不仅能看到很多传统的纸艺作品,许多国际元素也融入到了其中,并形成了新的纸艺形式。

  剪纸装置

  作品选用了七首关于爱情的诗歌,再用哥特字体书写后解构排版,激光镂空在350克的红色卡纸上。可见光创造了影,影默默追随光。作者寓意,人类的爱情,无论缘起何处,只要始终被阳光普照,雨露浸润,便会茁壮成长,直至根深叶茂。爱情终究是尘世的,幸福应该是平凡的,人生本就是阳光的。

  展示作品:陈焘《爱情的光影》  

  剪纸作品

  陈航峰,1974年生于上海,1997年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本科。创作媒介有视频、摄影、版画、剪纸、地毯、家俱等。

  作品被柏林、蒙特利尔、斯德哥尔摩、伦敦等多国美术馆收藏。并意在引发人们对于当今社会盲目追逐所谓品牌文化及快餐文化的反思。

  展示作品:陈航峰《喜》、《龙》  

  纸本绘画

  SALVO PASTORELLO,1952年出生于意大利西西里岛的Noto市,受教于维罗纳,曾经居住在波利尼西亚的Bora Bora博拉博拉群岛很长一段期间, 70年代时他的展览仅限于意大利境内,但是从90年代开始他的作品逐渐在不同国家展示,其三维画作充满色彩,呈现出生动的抽象风格,并非完全脱离形状,但又象征了其他隐藏的涵义,他的考证也反映在画布上,即是深切关怀当代。如今,他用中国的宣纸材料结合微型雕塑创作了一系列三维极微小雕塑装置。

  展示作品:SALVO PASTORELLO《人来人往》  


  纸本装置

  该系列作品一方面源自阅读经验,另一方面是对文字有着痴迷的创作和对诗歌的热爱。书籍作为记录传播人类文明的重要载体,作者用圆珠笔笔尖对纸张施压,反复叠加图层,让纸张在破与不破之间保留一种具有空间的质感,蓝色几乎覆盖了所有内容,但同时,保留下来的少量文字跳脱出来,这些截断的文章失去了上下文的图像,把书本原有的解释性功能完全抛弃,构成了开放阅读的空间,这种具有节奏性的视觉表达为枯燥的字与词带入一层新的视觉审美意味。

  王波《一本书No.2》  

  纸艺装置

  想起你

  冻结的天空都让我怜爱

  想起你

  身处黑暗也让我光辉夺目

  即使被巨大的悲伤覆盖

  心被扭曲

  被痛苦所折磨

  既无需恐惧

  也无需哀叹

  你就在这里

  勇猛又振奋的

  毅然创造着现在

  你就在这里

  在这不屈的生命结合的大地上

  壮丽凯歌的春天即将开始

  在回归纯白的那一刻

  展示作品:吉元烨子《归白》  

  剪纸装置

  艺术家朱敬一用剪纸镂空的手法把徐汇各个历史时期的建筑融在一个穿越的戏剧舞台中,这是一个时代精灵的游乐场,他们在中间嬉戏玩乐,这是一个属于徐家汇的嘉年华舞台,我们通过时光机器穿越到各个历史时期来感知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的生发之根。

  展示作品:朱敬一作品《乐游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