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动态 > 动态播报

从“红领巾”到“青春说唱团”,徐世利要把非遗上海说唱传承下去

来源:新民晚报       发布时间:2021/10/19 13:50:34

  “徐老师,我想和你合影!”演出一结束,戴着红领巾的上海说唱传承人徐世利立马被孩子们团团围住。昨天,上海红领巾说唱团在普陀区青少年活动中心举行了《红领巾心向党》汇报演出,五年来,团长徐世利看着这群孩子从“红领巾”成长为初中生、高中生。眼看着不少小团员们已经或即将迈入大学校园,徐世利计划着,到时候再为大家成立一个青春说唱团,让这项上海非遗一直传承下去。

  

  图说:徐世利和学员们官方图(下同)

  “双减”后,孩子们来的次数多了

  每年红领巾说唱团招新时,徐世利都要面对无比火爆的报名场景,开放报名两三天,就已经有数百人报名,想到教室承载量有限,他只能紧急刹车。五年来,先后约有150名小朋友入团学习上海说唱,有人坚持了五年,有人一年后就因课业压力匆匆退出,每年面试选拔出来的苗子加入进来,课堂始终保持着四五十人的规模。

  如今“双减”落地,让人看到了上海说唱这项非遗传承的利好。高二在读的许杨洋是团里的“高龄团员”,此前因为中考,她也曾短暂离开一段时间,现在课余时间完全由自己支配,她又可以跟着徐世利学习上海说唱了。五年级的李王子带着全家人的支持每周从浦东赶到市青少年活动中心学习上海说唱,这次他不仅当主持人,还参演了八个节目,“我是我们班上少数几个会说上海话的,我还学过一点沪剧和滑稽戏”,舞台上的他,满满的骄傲与自信。

  

  图说:学员演出中

  在红领巾说唱团里,每个人都油然而生一种使命感和归属感。已经在团里待了五年的高一学生侯嘉祺,陆陆续续掌握了四十多种上海说唱里的曲调。曾经遗憾地看着一位又一位团友因为课业压力离开,“上海说唱是上海的本土文化,值得且必须传承下去,眼睁睁地看着它消亡了,岂不是非常可惜?”初二在读的邓东依感慨:“有机会在徐老师的带领下了解上海说唱,让我慢慢开始成为一个真正的上海人。”

  老带新,青春说唱人继续传承

  这些年,红领巾说唱团也曾面临资金危机,原本每人数百元的课程费一度难以为继。无奈之下,徐世利只好和家长商量,能否上涨一些费用,家长们爽快地将学费提到了两千元一年,后来大家又主动提高到三千元。乍一看,不是小数目,可是按红领巾的上课频率,摊下来一节课只有15元。相比市场上的一些沪语培训班,红领巾的学费只有市场价的五分之一。

  

  图说:学员演出中

  72岁的徐世利,也常常面对家人的诘问:“你都70多岁了还搞这么累干嘛?不要累得生毛病了!”徐世利坦然回复:“人老了总归要有病的,你叫我停下来,我停不下来呀!”每周六徐世利要给红领巾说唱团上课,周日要带着“公园大家唱”的团队排练,工作日还有徐世利喜剧艺术团的演出任务,忙得恨不得能分身。

  一边是学了一身本领的老学员,一边是可能连上海话都不会说的新学员,这两个多小时的上海说唱要怎么唱?徐世利将一小部分时间留给了学员分组教学,二人组老带新,既可以让老学员温故,又可以让新学员知新。这次的汇演,也能看到很多老学员“回家”帮忙的身影。

  “我希望红领巾说唱团的团员能在所有小朋友中一马当先,带领大家掀起一个学讲上海闲话、学唱上海说唱的热潮,让上海说唱后继有人,为传承和弘扬上海文化增光添彩!”这便是徐世利最大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