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动态 > 动态播报

非遗保护共商未来

来源:东方财富网       发布时间:2019/6/11 14:08:33

  6月8日下午,景德镇文化遗产保护座谈会在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5楼举行,来自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与文化遗产研究院及我市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分别就在文化遗产保护过程中如何处理好传承与创新的关系、如何把握非物质文化遗产事业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产业发展的关系、如何构建非遗传承人人才梯队及制度建设等方面展开深入讨论,并对景德镇御窑厂申遗工作提出宝贵建议。现将与会部分专家、学者的精彩发言摘要整理如下:

  原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李季:

  多年来,景德镇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景德镇申遗最重要的就是提炼价值,这个价值不是说给自己听,而是说给国际社会,归纳出符合大家认同的方法。在相同的历史时期,景德镇和北京的中央政府朝廷整个管理体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也就是说,在整个中国漫长的几千年农业文明社会的最后阶段,作为社会经济支柱的手工业这一块,它的生产关在景德镇,使用关在北京故宫,而且两边都按照一种非常严格的制度进行封闭管理,这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这种价值远远超过了具体技术,它反映了当时整个社会的等级制度,它的流通制度,它的管理能力,它的控制能力,像这些在申遗过程中是非常重要的,它的高度远远超过了本身手工业制作这一块。一方面,景德镇瓷器走向世界外销,另一方面,是走向当时的朝廷,这两条路线在提炼申遗价值的时候,确实是独特的。

  这几年,故宫与景德镇的合作,除了参与御窑挖掘,我觉得非常成功的一个,就是通过对比展的方式,把这里出土重要的陶瓷发现与故宫库房里皇家收藏的这些作对比,在学界影响非常好。随着申遗工作往前推进,我建议在适当的时候做一个展览以壮声势。现在基本上学术性展览比较多,将来的展览可以是景德镇最重要的考古发现,甚至是活态的传承。景德镇的制瓷工艺从传统到现在,完全是一脉相承下来的,从明清的官窑、御窑,到民国时期的江西瓷业,到建国时期的十大国营瓷厂,到现在大师云集的大师工作室,活态传承这一块在申遗方面显得尤为重要。做考古从物质的所有痕迹里倒推原来可能的配方工艺,陶瓷工匠做元青花的竭尽全力去贴近当时的工艺、配方、材料和风格,这些都是得天独厚的文化资产。人们可以在北京故宫及景德镇的陶瓷馆看到最高水平的历代陶瓷精品,同时通过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展示,就能看到他们把工艺一直延续到今天,还在不断创新。

  人才培养是关键,可人才培养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就必须广招社会英豪,为申遗工作做贡献。景德镇自古以来是移民城市,有匠从四方来的气魄,伴随申遗的契机,开展不同形式的合作,让更多的专家通过课题、项目参与到申遗过程中,把队伍培养起来。自己的故事自己要讲好,还要科学依据来支撑。

  中国明清家具委员会理事潘延凯:

  人类发展史用一句话概括,就是火与土的关系这一发展问题。值得骄傲的人是,我们中国人,特别是景德镇人,在1000多年前就把火与土的艺术发展到中国,甚至是世界艺术的高峰,让中国的瓷器艺术走向世界,向世界传播中国的文化艺术。我对陶瓷美学的景仰,特别是对瓷都景德镇的景仰由来已久。我去过很多地方,曾经在陕西丹凤县看到过,那里围绕马头墙一圈的都是古瓷片,这条线路涉及了南方地区的外销,古代的丝绸之路,探索的人不多,也未见报端。众所周知,瓷器一是从海路运输,一是从昌江运出去,我建议考古所有机会研究一条新的水上瓷器文化艺术之路。大部分人只知道文物的价值,怎么让这种文化真正为广大群众所接受,还需要大家去思考。

  上海博物馆副馆长陈杰:

  申遗工作非常重要,基础工作还是要考古。人们对景德镇御窑厂及相关遗址点的认识,最根本还是从考古的认识开始的。没有考古发掘,没有考古的进一步研究,是无法提升价值理念的。在未来的工作中要坚持考古,甚至在写规划文本的时候一定要考古学者的参与。

  同时,需要提炼自身的价值。瓷器在世界贸易体系中占有非常显著的地位,必须要有世界的眼光。明清官窑体系建立之后,景德镇一直是整个瓷业的中心,由景德镇官窑确定了官样办事,周边的民窑进行仿制,就像在水面投下一块石子之后,它的影响逐渐波及,再到了福建、广州进行仿制,然后作为商品运送到世界各地,对整个世界史的推动非常重要。

  在面对博物馆与公众的关系时,一定要处理好他们之间的关系,要以学术、基本研究来引导观众,以通俗易懂的方式让他们理解考古发现。未来进行博物馆建设,也要考虑多样化的手段,让公众容易去了解遗址内涵,了解遗址出土的文物、遗迹的价值,最终体现对文物本体的诠释。

  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与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潜伟:

  在御窑厂价值充分发掘的基础上做些延伸,比如原料方面。除了工艺延伸外,关于它的流通,码头、对外销售也可以考虑进来,御窑厂窑址、唐英办公地点、住宅及相关的内容也是考虑的要素,构成丰富就会趋于完整,扩大了御窑厂申遗的机会。以科技的力量介入申遗工作,不仅能对瓷器的分析检测,也可以深入到窑址复原这一块。以科技文化配合陶瓷,人工智能数据库进入到考古,也是一大趋势。

  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主任史宁昌:

  故宫与景德镇的合作非常紧密,景德镇作为中国的名片,御窑申遗必须拿到。一方面,我们要加快工作的进度,尽快启动古陶瓷的保护修复研究室,争取直接参与到申遗工作当中,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在古陶瓷研究考古方面也要加大力度,提供更多的科学手段,从工艺上、从材料科技上做一些研究。另外一方面,文保科技部有4项非遗,在非遗传承人的培养队伍建设方面有一些体会,除非遗传承人津贴以外,还有项目经费支持,这样的方式更加能够帮到传承人的发展,也能够帮我们梳理传统的工艺和方法。官窑陶瓷是我国陶瓷文化最高等级的艺术,这样一个陶瓷文化怎么能够在现代社会当中发挥作用,融入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然后,再次影响到世界,这就要讲好景德镇故事,讲好这些最高等级、最高艺术的陶瓷故事,让官窑瓷器进入日常生活,让老百姓可以消费得起。

  上海博物馆研究员熊樱菲:

  景德镇御窑厂作为数百年来世界上最高制瓷水平的代表,无疑是世界级的文化遗产,对世界文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要从世界的眼光来看,我们从申遗角度来看,不仅要从物质、非物质文化保存,挖掘资源上进行整理,也需要强调景德镇御窑对世界文化的影响。海外博物馆、机构、个人收藏景德镇瓷器,这些瓷器对他们生活带来的影响,甚至对技术发展也有深远的影响。在交流方面,珐琅彩从油画中,景德镇加以创新,有了粉彩,这就是巨大的提高。在传承技术方面,景德镇不仅有文化+旅游,还形成了产业化,滋养了一大批的景漂,继续对世界文化产生影响。如今,非遗传承人牵涉产业的发展,由于制度的因素,无法原汁原味地进行传承,必须从政府层面进行支持,专家、学者要介入,哪些项目要保留,哪些项目需要传承与创新,也可以引进企业介入,非遗人才的保护需要有科学机制。

  故宫考古研究所助理馆员苏天敏:

  参观了非遗的手工技艺,让我觉得很震撼。作为故宫考古的一员,非常愿意参与到故宫和景德镇考古所的项目中来,建立合作站,为景德镇成功申遗贡献自己的力量。

  江西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丁新权:

  做好景德镇文化遗址保护,重中之重就是做好景德镇御窑厂申遗工作,要高质量地制定申遗工作方案,明确责任分工,确保将任务到点、责任到人;要高质量地准备申报材料,以全球视野,提炼御窑厂突出价值,明确申遗范围,梳理文化脉络;要高要求地制定申遗保护规划,及时开展御窑厂及周边环境的整治工作;要高效率地提供组织保障,加强落实组织机构、工作经费、技术支撑等方面内容,确保申遗工作稳步推进,并以申遗为切入点,统筹推进景德镇文化遗产保护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