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动态 > 动态播报

非遗的生命力 在企业创新求索之路中闪现

发布时间:2018/4/16 11:06:43

  月份牌年画篇

  寂寞孤守是没有未来的

  小画种月份牌凸显新生命

  “我和你们杨老师,守着这个月份牌。我们这个画派,沉寂了整整25年!现在很多人已经不知道月份牌是什么了。我们要做的,不是开什么高级研修班,而是更多普及和推广工作,光是培养这么区区几个学生来干嘛?我还不如自己在家里好好画!”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月份牌年画第四代传承人韦献青赌气道。

  他口中的杨老师,全名杨建明,上世纪70年代,他俩曾在上海美术出版社共事,专职从事月份牌创作工作。遗憾的是,几十年过去,科技日新月异,时代沧海桑田,当年的曾寄托着市民对美好生活无限向往的月份牌,也逐渐失去了它的实用价值和市场地位。杨建明还记得1993年的那个冬天,他画下最后一张月份牌,从此出版社里再也没有了这个部门。随后,他和韦献青以及其他3名同事只得纷纷转岗,也有的弃了笔。

  尽管悲观,二人却始终没放弃希望。这些年来,两位老师多方奔走,寻找新的传承机会,但因为收徒困难,最终不了了之。直到2年前,杨建明主动找到长宁区文化艺术中心和上海美协相关领导,获得了高度重视和及时帮助:这一年,他们不但重建了传承基地、招收了9名学生,连日常的学习消耗、画桌用具、作品画框等也都由长艺方面一应免费提供。更令人欣慰的是,在老师们悉心指导之下,去年的第九届上海美术大展,学生中共有四幅作品入选,其中90后博士姜修宜的作品《网红新装秀》还获得了白玉兰大奖。

  薪火相传不能仅靠情怀

  作为月份牌年画仅存的两位传承人,韦献青和杨建明一个执拗得可爱,一个温和而坚定———正应了海派文化“海纳百川、包容并蓄”的精神,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人,为了同样的艺术理想,倒也和平相处了许多年———偶尔也有例外。这天,两人为了工作室面积究竟多大起了争执,一个说“你自己看,这边5米那边6米,顶多30平方米!”另一个说“租房合同我签的,上面写着50平方米,主要我们有这么多东西呢!”

  这间位于延安西路高架桥旁一栋写字楼里的工作室,满坑满谷安放着师徒们的所有家当:大小不一的画架、画具、画板,还有古色古香的屏风和穿着旗袍的假人模特。墙上一幅老师们特意挂上去的标语十分醒目,上面是16个大字:“传承祖国优秀文脉,树立文化自信精神”。

  为了践行这句话,杨建明和韦献青自贴车费、义务执教,几乎年中无休。两年前经多方介绍招收的9名学生现在还剩下6名,他们从事不同行业,平日里大多有自己的工作,只能克服重重阻力,见缝插针地来上课。为了迁就学生们的时间,两位老师采取轮班制,随到随教,不厌其烦。

  刚过去的3月,上海月份牌年画传承基地2016-2018年汇报作品展在长宁文化艺术中心举行,获得了业界专家、观众们的广泛关注与好评。尽管工作初见成效,但一切还只是刚开始。如何培养更多的学生,让这门小画种真正“开枝散叶”,韦献青简直落下了心病。

  “我们总说薪火相传,现在才刚有了小小的火种,要怎么传下去?这位记者还劝我不要着急,你告诉我不急怎么办?继续喝西北风吗?我们应该以普及教育为主,让更多人知道月份牌年画。”他几乎委屈起来,“我有胸怀有情怀,不怕你们说我不温柔。我放句狠话:将来也不拿一分钱劳务费,绝对没问题,只要能传下去!”

  寻找自身价值的新起点

  “韦老师,我不同意你的看法。”黄剑铮和自己老师唱起了反调,引得同学们一片窃笑起哄。“我是区文化艺术中心与我们传承基地的对接人,也是这里的学生。向公众进行普及传播是必要的,但在这个班中发现、培养传承人,也是我们单位和美协的初衷。”韦献青呵呵一笑:“你是以领导的角度讲问题。但我认为应该首先教会一大批人,传承人自然就会出来!”

  几个回合激辩下来,大家终于达成共识:普及和传承都不可少,产学研一条龙,一样也不能丢。更重要的是,文化创新势在必行:技法上进行突破性尝试,内容上要体现当代风貌,风格上更接

  近现在年轻人的审美,连运营模式都要与时俱进。

  杨建明在一旁打圆场:“我们的创新,既要符合月份牌传统技法的特点,又要符合新时代审美的需求。月份牌年画不同于其他美术门类的纯欣赏价值,它当年有自己的实用价值,当这些不复存在以后,我们必须为它寻找新的价值,这也是我们传承的意义。”

  与此同时,黄剑铮带来了一些好消息。长宁文化艺术中心目前正在协商选址,为这颗越燃越旺的小火苗寻找比30或50平方米更大的栖身之地。“接下来,我们可能先试水做月份牌文创产品,进而到开始小幅画作的售卖。未来我们甚至可以通过注册一家文化公司,在保证版权的情况下,将这些操作规范化。”他做了总结性发言。

  尽管前路漫漫,但未来已清晰可见令人期待。夜幕降下,晚高峰如约而至。热烈讨论着的师生们仍久未散去。

  枫泾丁蹄篇

  非遗给企业带来业绩增长

  做一只有文化的蹄

  那边,为了如何让传统文化向公司化运营转型进行着激烈思辨,这里,还有百年老字号食品企业谋划着如何让自己的产品更有“文化”内涵。在充满江南水乡风情的上海枫泾古镇,拥有166年历史的丁蹄不但是当地妇孺皆知的“四宝”之一,已然是外地游客眼中不可错过的传统美食。

  枫泾丁蹄有多好吃?以太湖流域黑猪体系为代表的“枫泾猪”为主要原料,十味香料、八道工艺造就出了“热吃酥而不烂,冷吃喷香可口”的美味口感。而作为一道“舌尖上的非遗”,枫泾丁蹄更有其悠久的历史与文化。

  据史料记载,公元1852年,丁氏兄弟二人在枫泾开设了一家“丁义兴”小酒肆,因其招牌菜红烧蹄远近闻名,久之得名“丁蹄”。《枫泾小志》有云:“市有丁肆善烹,人呼丁蹄,远近争购之。”新中国成立后,老字号更升级成了国字号,直到2015年,公司再度转型,实现传统产业与资本市场的融合。

  如果游客兴之所至,在枫泾古镇的老街,沿着青石板一路向南寻觅,有一座粉墙黛瓦砖木老宅,挂着“丁蹄非遗文化展示馆”的木制招牌。老宅内部,形象地再现了丁家兄弟烧制蹄的全过程。

  创新,是企业发展的必要条件

  枫泾丁蹄第七代传承人沈云金,已经不记得自己这是第几次踏进这间老宅了。几乎只要有外地朋友来枫泾,他都自觉化身为导游,乐此不疲。更让他自豪的是,在底楼那幅印着“枫泾丁蹄非遗传承人族谱”的易拉宝上,清清楚楚写着自己的大名,并配有小字介绍:“1983年进入枫围供销社土特产食品厂担任操作工,1993年起师从第六代传承人张桂发学习制作技艺,一直在丁蹄的制作岗位上工作。”沈云金觉得,这是对自己工作35年来的最大肯定。为什么能一路坚持下来?“我从当学徒开始就很喜欢烧蹄了。”沈云金哈哈大笑。玩笑虽轻,如今他肩上的重担可一点不少。从采购原料开始,到开蹄整形、焯水拔毛、火候把控、上碗去骨,每道工序都要经他严格把关,每天需要在车间不停地巡视监控加动手示范。

  与大多数传统非遗传承人的“终身制”不同,在丁义兴,对于传承人的选择有着自己的模式与节奏。总经理林星告诉我们,结合师徒双方意愿和组织进行评定,是他们经过几代传承后认定的最合理途径。目前,沈云金已经有了“心仪”的传承对象,但还需假以时日来考核。

  继承传统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创新?“要改变以前师傅教我的东西,还是有点压力。”沈云金坦言,“但这是企业发展的必要条件。”公司改制后,对产品的多样化提出了新要求。每周公司内部都会进行品样会,对新的产品口味进行试吃评鉴。目前为止,已经开发了无糖、低盐、香辣、药膳类丁蹄,以满足市场需求。今年54岁的沈云金很笃定,打算再大干个几年。要比肩大白兔奶糖走向全国

  除了进行口味上的革新以外,这家百年老字号也尝试以“文化”开拓市场。

  巧合的是,上海的另一张文化名片“金山农民画”也坐落于枫泾,丁义兴公司特意邀请了几位画家进行艺术创作,将丁蹄放进了农民画里的餐桌上、灶台边、团聚时。此外,该公司还与上海守白艺术剪纸工作室进行了跨界合作,以守白的名作《光辉岁月》为底稿,设计了枫泾四宝等一系列具有上海风情的伴手礼盒。

  让我们感到好奇的是,为什么在丁蹄的最新包装上,印着的是上海石库门和外滩高楼,而非最具有枫泾特色的古镇风景?林星摆手豪言:“枫泾太小了,我们的目标是走向全国乃至世界,成为真正能够代表上海的食品,就像大白兔奶糖一样。”

  不可否认的是,非遗文化大大提升了品牌附加值的同时,也给企业发展带来了不可小觑的助力。改制以来,企业创新文化发展带来的起色显而易见:丁义兴的销售收入2015年较2014年同期增长49%,2016年较2015年增长30%,2017年更是跨越式地增长了71%。

  将来丁蹄有可能成为比肩大白兔奶糖知名度的上海食品吗?“当然有可能。”林星希望以3到5年的时间达成目标,“最起码你在城隍庙、田子坊、机场这些可以看到大白兔奶糖的地方,就可以看到我们的丁蹄。我们刚和上海市旅游局接触谈及合作意向,希望可以将丁蹄作为城市对外旅游推介的重点食品。”林星信心十足,“朋友告诉我,加拿大、北美很多老华侨都喜欢吃丁蹄,浓油赤酱,他们说这是家乡的味道。其实,这也是代表上海的味道。”守白艺术剪纸篇

  创新带来更大梦想

  一半是手艺人,一半是传播者

  1991年出生的李诗忆,是个典型的上海小姑娘,精致、聪慧、有想法。毕业于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博物馆画廊与当代艺术专业后,她从市场策划做到品牌总监,再到两年前由父母手中正式接下这份具有厚重历史的品牌,成为守白艺术的新一任掌门人,挑战自然不小。尽管父亲是当代知名画家、剪纸艺术大师李守白,但李诗忆更希望有天被人记住自己的名字,而非“爸爸的女儿”。

  位于上海田子坊的守白艺术工作室,是最早一批进驻泰康路的艺术家,也让整个守白艺术品牌占得了文化创意产业的先机。李诗忆告诉我们,当年回沪创业这个明智决定,正是由有着超强经营头脑和市场敏锐度的母亲提出的,“我妈还对爸爸说,你会画画又是上海人,为什么不画上海呢?”这句话几乎改变了李守白后半生的发展道路。

  “我的爷爷那时评价我妈妈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虽然有些人本身不会发光,但他可以让金子的光芒更耀眼。”李诗忆对这句话深感触动,从小跟随长辈学习剪纸的她,很明确自己不想成为一个完全的艺术家,反而从此立定决心,也要做一个既懂艺术,又会“让金子发光”的人。“传承二字,一半是继承,一半是传播。我想这是最适合自己的定位。”

  如今,守白艺术工作室早已不再是单单的剪纸技艺展示,它涉及原创艺术、文创产业平台、20余个国家级非遗项目传承研习所,以及新媒体展览策展等多个文化领域。加入守白艺术两年多来,李诗忆不但参与了多个大展的策划、与各领域平台进行了跨界合作,还对团队重新做了整合规划,2016年还执导了第一部非遗情感微电影《匠心·剪》。

  在李诗忆看来,非遗技艺只是一门用以记录的媒介,用技艺记录城市生活的记忆,并将其传承下去,才是做非遗工作的最大意义。

  十倍增长的小目标

  李诗忆和她的团队最近开始了一项全新计划———以守白艺术为标杆,面向年轻人群,寻找青年艺术家,进行全新系列的衍生品创业与设计。这个系列的名字,就叫作“忆想天开”———李诗忆的“忆”,也是关于她和她的90后伙伴们对于上海这座城市新的回忆。

  除了新设计新产品,销售渠道也在更新。在刚刚开通的淘宝店铺里,上新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除了丝巾、杯具等传统文创产品,还有最受当下年轻人喜欢的手账本和纸胶带,内容从市井生活到老物件,还有日常沪语,趣味十足。

  “很多90后和我一样,小时候没住过石库门,但我们住过老公房,我们有溜溜球、卡牌,这些是属于我们的童年记忆。我想做的,是将这部分情感寄托在日常用品中,通过设计让情怀落地。”李诗忆说。她给自己立定了一个小目标:市场份额比自己接手时增长十倍。

  “你父母怎么看待你正在做的事情?”

  “他们希望我快点找男朋友哈哈哈。”

  “他们不在意你的工作吗?怎么评价?”

  “父母的概念和年轻人总归不一样。我们家很团结和谐,但妈妈还是会一直念我,她做惯了老板,会一直说你这样不行那样不对的。她其实对我挺骄傲,但年龄和代沟在那,有时还是会有沟通上的问题。尤其我们在工作室里谈工作,回家了也谈工作,好像90%的生活里都是工作。”

  “这样被实时地审视着,压力大吗?”

  “很大。”

  “什么时候能真正摆脱他们的影响呢?”

  “等到我能真正做到十倍增长的时候,他们应该就不会再说了吧。”李诗忆哈哈笑起来,“说到最后,还是怪自己现在做得还不够好嘛。”

  未满30岁的她,正踌躇满志、拼尽全力,希望搏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