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动态 > 动态播报

京剧音乐后继有人,著名作曲家高一鸣喜收徒

来源:上观新闻       发布时间:2018/1/12 11:30:17

  

  “年轻人不断涌现,才能让京剧艺术永远青春!”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一席话引得满场掌声。京剧作曲家高一鸣近日在沪收徒,青年琴师杨梅、王昊拜入他的门下,成为新一代京剧作曲生力军。

  高一鸣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作为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他17岁登台操琴,先后为黄桂秋、迟世恭、纪玉良等名家伴奏,曾参加《智取威虎山》等唱腔设计,担任《刑场上的婚礼》《曹操与杨修》等剧的唱腔设计。他与尤继舜合作设计唱腔的《贞观盛事》《廉吏于成龙》双双获得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广受赞誉。

  上海京剧院青年琴师兼作曲杨梅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陈少云的琴师。她回忆,早在2007年与高一鸣结缘,“那年我从中国戏曲学院附中毕业,准备考大学。以前常听附中老师们说,上海有位高一鸣老师,非常了不起,不但在京胡伴奏理念上非常正统,作曲也有很高的造诣。”在大学,杨梅发现,高一鸣每次上课还未动琴,先要一字一句抠唱腔。这让她对京剧乃至戏曲唱腔有了新的认识,打开戏曲音乐创作大门。“上课之余,高老师经常给我讲他创作现代戏唱腔过程,我常会追着让他给我唱唱京剧以外的戏曲、曲艺。老师每次饶有兴致哼上一段,然后开始讲,这个腔怎么用,那个腔变化在哪里。那时起,我就萌生了拜师的想法。”王昊2011年从中戏附中毕业考入上海戏曲学院,“学每一出戏前,高老师都是让我先从唱腔开始学起,逐字逐句口传心授,使我们能够了解各个流派演唱风格,掌握各个流派伴奏要领。”

  “演员是重要的,他们是舞台系统的终端。幕后功臣同样不可或缺。”拜师仪式上,上海京剧院院长单跃进表示,“戏曲,一半是戏,一半是曲。没有曲,戏不成立,曲是灵魂式的元素。上海京剧院重视戏曲音乐和人才建设,对声腔有研究的演奏人员最终有可能成为好的作曲家。”单跃进认为,高一鸣作为首屈一指的京剧作曲家,收徒代表了京剧院创作型演奏人员建设更进一步。从《月光下的行走》到小戏剧目、传统戏整理,都闪现着青年作曲人才的审议稿,单跃进将之称为“京剧院的内在建设”,“不显山露水,练内功。”

  高一鸣谈及培养计划时表示,将在继承传统基础上,引导学生进行创作创新,“音乐不离开京剧,又不是一成不变;是原汁原味的,又不能老腔老调。比如我们在《曹操与杨修》加入古琴、古筝元素,让观众听得舒服而不违和。在授课过程中,我将多介绍创新过程,不同题材、不同内容如何加入多样化元素,让音乐色彩更加丰富。”杨梅表示,一边跟随高一鸣学习,一边从实践中取得经验,运用所学。王昊则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